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维药减毒方法的文献整理

作者:王培杰,王嘉伦,等  发布于:2019-2-10 0:00:00  点击量:1299


[摘要] 目的:提高对于维药毒性以及维药减毒方法的重视,促进维医药的发展。方法:摘录《阿维森纳医典》《中华本草维吾尔药卷》和《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维吾尔医学》3部汉译维医药典籍中有关维药减毒的相关论述,并进行整理与分析。结果:维药减毒的方法可归纳为以下7类,分别是炮制减毒、矫正药减毒、改变剂型减毒、机体自身解毒、食疗减毒、导吐法减毒和药物联用减毒。结论:维医非常重视维药的安全应用;维药减毒方法较为多样,具有较大的研究价值。

[关键词] 维药;减毒方法;安全应用

维医药是我国四大民族医药之一,维医在形成较完整的医学理论体系的同时,也非常重视药物的安全应用,具有丰富的临床用药经验。例如阿维森纳主张在正式推广一种新药之前,首先应该进行动物与人体实验,从而保证药物的安全性。本文通过摘录《阿维森纳医典》《中华本草维吾尔药卷》和《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维吾尔医学》三部汉译维医药典籍中有关维药减毒的相关论述,并进行整理与分析,提高对于维药毒性以及维药减毒方法的重视,促进维医药的发展。

1 资料与方法

采用文献分析法[1-2],精读《阿维森纳医典》《中华本草维吾尔药卷》和《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维吾尔医学》三部汉译维医药典籍,摘录维药减毒的相关论述,并进行整理与分析。

2 研究结果

维药减毒方法可归纳为7类,分别是炮制减毒、矫正药减毒、改变剂型减毒、机体自身解毒、食疗减毒、导吐法减毒以及药物联用减毒,以下详细论述。

2.1 炮制减毒 维吾尔药的炮制是根据维吾尔医理论,按照医疗、调剂、制剂、贮藏等的不同需要,对药物进行加工处理的一项制药技术[3]。维吾尔药不论是来源于植物、动物或矿物,大多数都要经过加工炮制候才能在临床上应用[4]。炮制目的是多方面的,其一,通过炮制能够降低或消除药物的毒性或副作用。例如巴豆能够祛除异常黏液质或异常黑胆质,但同时具有较强的毒性反应,用一定的去毒方法炮制才能使用;其二,通过炮制能够改变和缓和药物的药性和性级。性级是指药物属性的强弱程度,根据药物性质的不同,将药物的性级分为四级,其中一级药性最弱,四级药性最强。不同的药物,具有不同的药性和不同的性级,在临床应用中,在产生治疗作用的同时,还可能产生某些副作用[5],例如樟脑等寒性较强的药物,具有很好的清热作用,但对性功能有不良作用。通过炮制可降低樟脑的性级,避免不良反应的发生。

2.1.1 净选 净选包括4种基本方法,分别是挑选、筛选、风选和水选,净选可将土、泥、沙、粪便等清除,并除去非药用部位及杂质[6]。如去除小茴香的种子和皮,烧去鹿茸表面附着的绒毛等。有的原药材可能非药用部分有毒或混有外形相似的其他有毒药材,如果不对这些原药材进行净选,患者服用后就可能发生中毒,甚至死亡的情况。

2.1.2 洗法 洗法是指用水或其它液体将药物清洗干净的方法。此法多用于矿物类和胶类药物。如:洗青金石、洗拉克、洗石灰、洗祖木热提等。去除可能残留在药物上的有毒成分。

2.1.3 炒法 炒法是指将药物置在加热容器内用不同的火力进行直接炒或以一定的辅料(大颗粒沙子、油等)进行间接炒的方法。它分为:炒净法、炒黄法、炒泡法、炒暴法等。通过炒法处理药材,可以使有效成分易于煎出,提高疗效,同时可以降低药物的毒性,缓和药性。例如维药孜然经醋炒后,可缓和药物的药性,减轻对消化系统的刺激作用[7]。

2.1.4 “库西台”法 库西台是音译词。“库西台”法是指用一定的器具和辅料或配料,将药物加热炼药的方法。具体方法有5种,分别是“各立衣克买提”泥封闭炼法、“各立衣克买提”泥包药炼法、用锅炼法、烟化炼法以及加热滴馏法。例如生磁石偏于平肝潜阳,镇惊安神,而煅磁石可以聪耳明目,补肾纳气力强,并质地酥碎,易于粉碎及煎出有效成分,缓和了重镇安神的功效,并利于除去有毒的砷[8-9];皂矾生品多外用作洗涤剂,偏于燥湿杀虫止痒,加醋煅用可内服,失水变枯,不溶于水,降低了致吐的副作用,使其强烈的酸涩之性大部分消失,减轻对舌喉部黏膜的刺激性,便于常服,故临床内服多制成绛矾[10]。

2.1.5 炙法 炙法是指将药物加入一定的液体(水、药液、黏糖液、盐水、醋、醋糖浆等)中,使液体渗入药物内的一种方法。此法多用于炙孜然、黄金、白银、生铁和各类种子、仁子等。用醋炙的药物有:大黄、黄连、没药、孜然、乳香等;用盐水炙的药物有:补骨子、亚麻车前子、曼陀罗子等;用蜂蜜灸的药物有:麻黄、苦巴旦仁、甘草根、油松子等。通过炙法也可减轻药物的毒性,例如实验研究表明,补骨脂经盐炙后可缓和生品的燥毒之性[11-12];马钱子经牛奶浸渍后可降低马钱子碱及士的宁的含量[13-14],增强小鼠的镇痛作用[15]。

2.1.6 浮沉法 浮沉法是指将药物倒入水中,使药用部分沉在水下、非药用部分浮在水上或药用部分浮在水上、非用部分沉在水下的方法。此法有利于除去药物中的杂质,提高药物的纯度,保障临床用药安全。

2.1.7 专药专用去毒法 去毒法是指通过采用各种方法来对部分药物进行去毒的方法。去毒法针对某一具体药物而言,不同有毒药物具有不同的去毒法。由于药物的具体情况不一,故采用的去毒方法也不一。主要有:马钱子去毒法、甘草味胶去毒法、孜然去毒法、芦荟去毒法、盒果藤根去毒法、草乌头去毒法、巴豆去毒法、锑去毒法等。

2.2 矫正药减毒 矫正药是维吾尔药学中独具特色的用药方法之一,是指为消除或矫正某一药物不良反应的药物。例如肉豆蔻对消化不良,头痛,关节炎等疾病有较好疗效,但对热性气质者(气质是指由火、气、水、土4大基本物质的性质相互影响而产生的新的属性)有害,为矫正这一不良反应,当热性气质者使用该药时,需配伍芫荽;驱虫斑鸠菊具有清除过剩黏液质,促进色素沉着,恢复皮肤颜色的功能,但其单用时,对肾脏和肺脏有害,为减轻不良反应,需与野薄荷同用;再如盖伦曾说:“每天我需要进食小捆植物—香料拌成的莴苣。莴苣可诱导睡眠,香料能矫正莴苣的寒性”;剧烈泻药具有毒性,应联合具有解毒作用的药物一起使用。如:牛黄石;硼砂水混合牛奶清洗患处,能够减少刺激。以上均是矫正药减毒作用的具体体现。

2.3 改变剂型减毒 维医认为剂型对人体的不良影响可分为3类,一是外用与口服均能产生有害影响;二是外用有害,口服无害;三是外用无害,口服有害。二类影响举例:例如洋葱制成贴膏后外敷,能够导致溃疡,而口服则无害。原因是当像洋葱这样的物质被用作食物时体内的本能将其分解,并将其配属逐渐减弱,直至其弱到不足以产生有害作用。因此,洋葱也就不可能引起体内溃疡。而洋葱被当作食物时,其通常被与其他食物混杂食用。洋葱在消化道内浸没在其他的湿性物质中,故其毒力被分解。一种物质外敷时,通常固定在某处,并且贴敷较紧,而在胃脏中,则能不断四处运动并且相互之间彼此靠近,不会发生粘连。一种物质内服时,其自身的自然力使其迅速被消化,而且,在大部分被转化为合格的血液后,剩余部分能被迅速地排出体外。三类影响举例:例如铅白,若将其吞下,剧毒作用便会表现出来,但将其制成膏药外敷,则毒性皆无。原因是铅白质地不精,由粗糙的颗粒组成,因此,铅白不能由外部进入人体管道,即使进入皮肤,也不能够到达呼吸道和主要器官。另外口服用药时,在天生热的影响下,铅白的毒性立即被释放出来。而外用时,则不会发生此种情况。因此,改变剂型在一定情况下能够达到缓和药性,减轻毒性的目的。

2.4 机体自身解毒 机体自身解毒的途径有两种,一是天生热抵御寒热药物的入侵,二是天生热维持天然体液。天生热为人体之本,具有抵御外邪入侵,维持机体功能正常运作的作用。体液是一种由营养物质转化而成,并可濡养肌体的液体。

2.4.1 天生热抵御寒热药物的入侵 维医认为人体含有天生热,天生热具有抵御外邪入侵的作用。当患者服用具有明显偏性的药物后,人体配属的寒热属性在外邪未被祛除之前并不会表现出来。例如当人体配属为热性时,在寒性未被祛除之前,热象并不会表现出来,避免热性药物使身体过热(其作用是使体液变为热性配属)。当身体面临外热,身体的配属平衡易被破坏,而体内的天生热则可避免外热对配属平衡的破坏。天生热可使外界的“热”毒得到中和,并使之排出体外,发生分解。因此,天生热是人体抵御外来热邪的手段。另外,体内的热性能够抵御外来寒邪的侵入,而寒性则不具备此种作用。

2.4.2 天生热维持天然体液 能够保护自身的天然体液不被外界产热机制所支配。若天生热旺盛,则机体功能能够保持较佳运作状态,促使体液正常运行。原因是体液的运行需要借助热气。若热气虚衰,体液则无法正常运行,继而导致介于正常功能和体液之间的中介物质衰弱,体内开始有代谢的停滞。此时,外来热邪侵入机体,热邪得胜,则会发生“腐败”。

2.5 食疗减毒 食疗是一种方便有效的减毒方法。维医认为食疗减毒主要基于相反属性的两种物质具有相互调和的作用,即一种属性可以纠正与之相反的属性对机体造成的损伤。例如饮用白酒可诱发体内阻塞之病理现象,通过食用洋葱和大蒜进行治疗,或通过辣椒、薄荷油、酒中撒胡椒面进行疏通便可治疗这一病态。若阻塞是新近形成的,可服用糖浆,随后应沐浴,涂油,进食肉汤、牛奶麦粥和大麦粥;再如服用泻药后,饮用酸奶或大麦水可祛除泻药中的毒性物质,并清除肠中存留的残渣等。

2.6 导吐法减毒 导吐法也是一种减毒方法。例如若服用泻药后发生类似恶心或眩晕的中毒现象,应服用萝卜汁作为催吐剂,并食用萝卜。若患者超量服用某种药物,也可使用导吐法减毒,避免不良反应的发生。

2.7 药物联用减毒 药物联用能够减缓毒性,例如维医治疗疼痛时,需使用麻醉药,一般情况下,麻醉药联用“双核坚果”这种具有芳香性味和干性的解毒糖剂或锭剂,可降低麻醉药对机体的损害;再如在治疗动静脉以及其他脏器出现的梗阻时,轻泻药联用稀释剂与收敛剂,可中和稀释剂对脏器造成的损伤。由此可见药物联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和药物的毒性。

3 小   结

维医对于药物的安全应用非常重视,维药的减毒方法较为多样,可归纳为7类,分别是炮制减毒、矫正药减毒、改变剂型减毒、机体自身解毒、食疗减毒、导吐法减毒和药物联用减毒。维药减毒文献具有较大的研究价值。

参考文献

[1]任小巧,王明强,毛萌,等.基于藏药药性理论的藏药方剂组方规律探讨[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6,18(5):894-897.

[2]肖雄.《医心方》佛教医学初探[J].环球中医药,2015,8(8):961-963.

[3]阿力甫·吐尔地,姑丽尼尕尔·阿力甫.维吾尔医毒性药的概念、分类及现状分析[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2,18(5):26-28.

[4]古力娜·达吾提,吐尔洪·阿西木,努尔尼沙·可力木.浅谈维吾尔药毒性药材在临床上的使用情况[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0,16(11):36-39.

[5]艾尔肯卡斯木,热娜古丽·吾麦尔,肖开提·艾白都拉.维吾尔医常用毒性药物面临的问题及对策[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8,14(7):44-45.

[6]刘霞,阿依提拉·吾甫尔,胡慧华.维药常用炮制方法概述[A].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炮制分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炮制分会2011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炮制分会,2011:5.

[7]迪丽拜尔·买买提,海热尼沙,伊力卡尔·拜克提亚.维吾尔药传统炮制技术对药性的影响[J].北方药学,2012,9(9):26.

[8]铁步荣,牛福喜.炮制对磁石中毒性成分砷含量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1993,18(4):217-218,254.

[9]李钢,金同顺,尤娟,等.生、煅磁石的分析与比较[J].应用化学,2005,22(11):1230-1233.

[10]盛华刚.皂矾的炮制工艺研究[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37(3):242-243.

[11]胡昌江,帅小翠,余凌英,等.补骨脂盐炙前后对正常小鼠和氢化可的松致阴虚模型小鼠燥毒的影响[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3(3):66-68.

[12]姚祥珍,沈鸿,富杭育,等.补骨脂主要炮制品的毒性比较[J].中药材,1997,11(4):182-184.

[13]阿米娜·阿巴斯,杨伟俊,地力努尔·吐尔逊江,等.传统维医牛奶浸渍炮制工艺对马钱子中马钱子碱和士的宁的影响[J].中成药,2013,35(9):1980-1984.

[14]龙飞,次旦多吉,阿萍.奶制与砂制马钱子的效果分析[J].华西药学杂志,2011(1):57-58.

[15]地力努尔·吐尔逊江,史玉柱,杨巧丽,等.维医传统牛奶浸渍炮制工艺对马钱子镇痛作用及毒性的影响[J].中药材,2015,26(2):267-270.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