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中医药在马来西亚的发展状况及其建议

作者:胡以仁,黄保民,等  发布于:2018-2-21 0:00:00  点击量:801


[摘要] 从马来西亚民间中医药组织、中医教育、中医药管理、中医药与医疗保险等方面分析了中医药在马来西亚发展的现状,并分析了中医药文化在马来西亚传播的优势,认为其具有历史久远,往来密切;气候湿热,草药丰富;地缘相近,人缘相亲等优势。最后从从业人员、后继人才的培养,中药及中成药的进出口监管及中医的立法和保险提出了发展的4条建议。

[关键词] 马来西亚;中医药;文化

中医学是我国古代哲学、民族文化、传统科技、医疗实践和物质文明的产物,有着独特完整的理论和临床体系、数千年的实践经验和极为丰富的天然资源,其安全、稳定、平衡、持久的效用在世界医学史上一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我国与沿线诸多国家地缘接近、文化相似,拥有医药卫生合作的悠久历史和现实基础。随着中国与马来西亚双边贸易的发展,华人移居马来西亚的规模化,以及双方文化交流的频繁,有着华人文化印记的中医药文化漂洋过海,逐渐在马来西亚扎根发展。

1 马来西亚中医药发展的现状

1.1 民间中医药组织  中医中药传入马来西亚虽然自14世纪便有史籍可考,但中医中药有组织机构却是在19世纪20年代才出现,成立宗旨或为将中医中药发扬光大,或为捍卫中医药界的权益。最早的中医中药组织是麻坡中医研究所(1924年)、雪兰莪杏林别墅(1925年)、霹雳药材行(1925年)及槟城中医联合会(1928年)[1]

随后成立的中医药组织一度超过40个,分布在马来西亚各州,各自发展。目前经卫生部会承认的组织机构分别为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马来西亚中医师公会及马来西亚中医师暨针灸联合总会。马来西亚的中医师要想取得执业资格,需要成为任何一家组织机构的会员,并经由公会在卫生部注册。在发扬中医中药方面,马来西亚的中医中药组织机构始终扮演着主导力量,也是推动中医中药向前发展的原动力。换言之,这些组织机构领导马来西亚中医中药发展,主办中医医院、中医学院、中医研究院及开展各种中医药的学术活动(见图1)。

1 大马医总中医义诊保健日

1.2 中医教育  教育是传承文化最有效的方式,中医教育对于中医药文化传承的意义也是如此。只有推广和保持中医教育,中医药文化才能不断延续,向前发展。如果没有了教育的传承,没有后续的中医药人才接过前辈们的衣钵,那么中医药文化长河将会逐渐干涸,直至断流。

马来西亚中医、中药教育的发展呈阶段性特征。早期(1955年前)因袭中国医学教育传统,重视家传、师承或私塾名医,多有较好的中医基础理论,而知识面往往较窄;中期(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开办一些中医学院、针灸学院,但因生源与经费不足,教学体系尚未形成等因素导致无定期招生或停办,30多年全部毕业生不足千人,这当然与当时中医药尚无合法地位、从业人员总体素质不高等背景有关;1980年以后,马来西亚与中国中医院校联合办学,成绩显著,教学质量不断提高,也促进了在职教育,比如来中国进修学习,请专家讲学与开办短期培训班,学术交流也已启动。此外,本世纪以来,随着在马来西亚传统中医药法的酝酿和通过在即,马来西亚当地私立高等院校纷纷建立受政府承认的中医药专业科系,培养专门的中医药人才。目前共有包括马来西亚国际医药大学、英迪学院、南方大学学院、拉曼大学等7家大专院校成立或筹建中医药高等教育专业[2](图2为南方大学学院中医治疗室)。这些中医药院校不仅是马来西亚培养本土中医药人才的摇篮,也是马拉西亚中医药研究的排头兵。很多优秀中医药人才从这里走出去,推动着马来西亚中医药文化的传播和传承,也使更多的马来西亚民众享受优质的中医医疗,是弘扬和继承中医药文化的现实途径和有效办法。马来西亚由政府认可的传统医药高等教育筹办,开始于2009年,在此之前,多为民办方式。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将整合现有的8所院校,成立一所中医药大学,以推动传统中医药学术教育的发展。

1.3 中医药管理  目前马来西亚政府对中医药并不实行单一的管理。政府已经以法律形式明确“医”“药”分成两大块来管理。从事中药材经营的人员受马来西亚药品管理局(Drug Control Authority)管理;从事中医行业的水准和门槛也以法律形式予以承认和拔高;对于医务人员,政府已经立法管制现代医药从业员(包括医生与药剂师),传统医药执业者不在管制范围。长期以来,政府对中医药行业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未出台相应的管理法规,虽然中医药普及,但执业者的程度却参差不齐,一些江湖骗子于中生事,钻漏洞,大发黑心财,严重影响了民众对于中医药的信赖度,给中医药的名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直到1996年,卫生部决定着手管制国内传统医药,医药属于专门性行业,所有诊所与药店,必须由该相关行业之行业总会及卫生部认可的“合格”人士管理。因此,传统药店与诊所,也必须由拥有合格证书的专业人士管理。1998年成立了传统医学促进会,以协助马来西亚卫生部进行对传统医药在医疗、教育、产品和科研等方面政策和管制法规的制定。卫生部于2000年委任“总会”进行全国“中医师/中药师注册”工作,规范化中医药。2001年发布传统与辅助医药的政策法规,2004年正式成立“传统与辅助管理局”。

1.4 中医药与医疗保险  一直以来,中医、针灸与其他传统医学的诊疗费用不在医疗保险范畴之内,要求病人自费,这使中医业服务对象受限,病种也趋于慢性病、终末期疾病。前几年马来西亚国内就有人呼吁将中医、针灸纳入医疗保险的提案,引起上层管理人员的重视。而且中医药的使用的确提高了马来西亚国内的医疗服务水平,深得马来西亚各阶层人士的支持。不过遗憾的是,直到今天马来西亚的中医药也未被正式纳入医疗保险体系。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随着马来西亚政府对中医药文化的重视和支持,以及中医药文化在马来西亚正不断得到认可和发展,中医药加入马来西亚医疗保险体系的那天终将会到来。

2 中医药文化在马来西亚传播的优势

2.1 历史久远,往来密切  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2世纪,中马两国已有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东汉班固所著的《汉书·地理志》记载了中国僧人、商船经马来半岛去印度的史实。汉朝时期,中国和东南亚的贸易活动中,已经出现中药的贸易。至7世纪,唐朝已有华人移居马来。南宋方腊起义将士、宋江的部属也泛海南徙,到达马来、泰国等地。公元1260年,元朝忽必烈远征婆罗州(加里曼丹,包括东马),曾留下不少军卒。15世纪,明朝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五至马六甲,时称满刺甲(Malacca),带去不少中药材与中成药,主要是茶叶、生姜、肉桂、大黄、茯苓等,留下医生、匠人,著名中医师匡愚,名载史册,至今为人传颂。那时的马来西亚由满刺加王国统治,与明朝交好,进贡朝拜、商务往来、文化交流都很频繁,马来西亚的豆蔻、胡椒、沉香、丁香等药物输入中国。15世纪以后,当地华人移民大量增加,有资料显示,及至1941年马来西亚之华人总数为2418615人,占当地总居民的44%,雪兰莪(Selangor)、霹雳(吡力、Perak)等地华人过半。他们的医疗保健世代依靠中医药,尤其是劳作在吉保山区的采矿工人和种植园的劳工,更是倚赖中药、针灸来繁衍生息。近代历史发展中,随着中国沿海移民的增加,中国的医和药开始在马来西亚流传,得到当地华人及各族人民的欢迎,逐渐发展成今日的面貌。

2 南方大学学院中医治疗室

2.2 气候湿热,草药丰富  马来西亚处于潮湿的热带地区,四季如夏,用中草药保健甚为普遍,以清暑胜湿,解毒辟秽。且多丘陵山区,为云贵高原横断山的余脉,海拔2,000米以上,又三面临海,四季多雨,故森林植被面积广阔,不仅拥有地域性的疾病,且拥有丰富的中草药资源,因此也为当地中医药带来一定的特色。马来西亚的草药市场预计将以每年10%15%的速度成长,发展潜力巨大。马来西亚2005年草药产品的市场价值估计已达45亿零吉(1美元约合3.4零吉)。马来西亚的动植物种类繁多,在亚洲排名第4,全球排名第12,而马来西亚森林更孕育了5.2万种具有商业价值的野生草药,为马来西亚成为草药出口国奠定了基础。

2.3 地缘相近,人缘相亲  中国与马来西亚共处亚洲,倚靠山水自古相连,双方自汉代以来就通过多种途径进行着传统药物、医疗理论和技术的相互补充和借鉴,丰富了各自的传统医药水平。进入近现代以后,传统医药的交流与合作越加紧密,因此,中国与马来西亚一直存在着传统医药交流的区位优势和历史传统。由于种种原因,马来西亚现代医疗体系与人民群众的要求有较大差距,加之华人占总人口数的1/3,这就为中医药在马来西亚的发展提供了客观基础。

3 推动中医药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建议

3.1 完善知识结构和提高中医从业人员的临床水平  充足的人才和完善的人才结构是一门学科生存和发展的关键与基础,而目前马来西亚的中医师、针灸师未能与西医师获得同等的地位,马来西亚本土培养出来的临床人员中知识结构简单,临床水平低下的情况十分普遍。因此,要使中医被更多的马来西亚民众所接受,中医临床能得到继续发展,中医师、针灸师应当努力提高自己的教育水平,完善知识结构,提高临床能力,提升自身地位。

在马来西亚,华人占总人口数的1/3,其医疗保健世代主要靠传统的中医药,中医药的传承就以一种世代相传的方式在异域保存下来,全国的华人都能使用普通话。在如此好的语言环境下开办中医教育确有得天独厚的条件[3]。可以在目前中医教育的基础上,进一步与当地的大学或学院联合办学,先在当地上23年基础课程,再到中国上12年的临床课程及实践课程,使学生毕业达到大学本科水平;也可以进行在职中医药人员的培训,系统学习一些中、西医知识。

3.2 大力培养马来西亚中医药的后继人才  马来西亚政府已经通过了《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保障了中医师的合法地位。有马来西亚国际医药大学、马来西亚拉曼大学、马来西亚英迪大学、林肯学院、马来西亚中医学院、马六甲中医学院等8所学校开设有中医本科专业,讲授5年制的中西医课程,包括20多个科目,如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方剂学等科目,每年培养数百位当地的中医师。尽管如此,随着华人华侨或是民众对中医的需求逐年走高,当地的中医人才仍然处于紧缺状态。马来西亚中医师暨针灸联合总会(医总)秘书长黄保民表示“各国中医师来到中国继续接受教育,学习提高,多一些海外中医师研修班课程,也是至关重要的”。

3.3 重视中药及中成药的进出口和市场动态  中药及中成药在马来西亚前景广阔。目前各中药店辅及诊所销售的中药、中成药有60%70%来自转口贸易,香港是中药、中成药最大转口贸易基地[4]。由于中国的中成药商标未取得国际公认,不受法律保护,兼之印刷包装工艺粗糙,容易仿制,所以连同仁堂的乌鸡白凤丸也有假冒伪劣产品。而中国厂家对出口的产品缺乏市场追踪调查,对市场销路如何、是否有假冒产品根本不予关心,这样下去由于质量不高、疗效不佳必然影响中医药的信誉,损害国家利益。所以建议我国的厂家或相关出口中成药的单位注意了解市场动态,对于假冒产品,除了采取法律手段予以打击,确保中国中医药出口真正质量过硬的产品。另外,中药材的品质保证及包装也有待改善。2002年,北京同仁堂与马来西亚海鸥集团签订合作意向书,在马来西亚共同投资1000万美元,开办北京同仁堂(马来西亚)中医养生保健中心(见图3)。该养生保健中心传承同仁堂海外药店的传统“名医-名药-名店”的模式。通过向海外药店派遣经验丰富的名老中医在海外坐堂问诊,提高了药店的知名度,增强了海外各族群对中医药的认同。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加上北京同仁堂产品的可靠性,使得老字号“同仁堂”在马来西亚站稳了脚跟。20045月在槟城开设第2家分店,到2015年第3家分店开业,北京同仁堂在马来西亚受到了热烈欢迎。未来5年中,同仁堂计划在马来西亚各地增设更多分店,其中包括马来西亚中部彭亨州首府关丹以及马来西亚东部沙巴州。

3 马来西亚卫生部长廖中莱出席北京同仁堂和马来西亚海鸥集团签约仪式

3.4 争取中医疗法的立法和纳入保险覆盖范围  目前,马来西亚的医疗保险总体上仍然没有将中医、针灸纳入其中。中医、针灸要想在马来西亚获得巩固的地位,就一定要在取得大众的信任和欢迎之外,最重要是被纳入主流健康保险。争取马来西亚政府对中医、针灸立法进入保险领域,取得民众的信任是关键。因此,中医、针灸界人士应借助“一带一路”的大好机遇,多方面努力,使中医药文化在马来西亚不断得到认可和发展,这样中医师、针灸师的社会地位才会真正的融入马来西亚主流社会中。

4 小    结

华人华侨移居到哪里,中华文化也就扎根到那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融通古今,连接中外,承载着丝绸之路沿途国家发展繁荣的梦想,也为中医药文化传播指明了方向。马来西亚的中医药发展虽然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但正逐渐走向制度化、规范化。马来西亚的中医药市场前景可观,在马来西亚发展中医药事业大有可为。

参考文献

[1] 鲍燕,胡彩萍.马来西亚中医药发展概况[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27(12)1082-1083.

[2] 高睿,张杰.马来西亚中医药现状及中医药教育概况[J].中外医疗,201114(25)192.

[3] 郑志锋.马来西亚华人文化与中医药文化传承[J].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71(3)56-59.

[4] 林江.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的历史、现状与发展对策研究[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1246-55.


更多资讯关注中医药导报微信公众号或下载中医药导报APP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