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匈牙利中医概况和中医立法后的思考(二)

作者:夏林军  发布于:2017-8-8 0:00:00  点击量:141

2  匈牙利中医立法后的几点思考

2.1   匈牙利能够实现中医立法的主要因素   通过对匈牙利中医发展状况的回顾不难看出,匈牙利成为欧洲中医立法第一个国家并非偶然,而是业界同仁历经28年奋斗,特别是近十几年来,全体中医同仁团结一心共同努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走到今天。在20159月巴塞罗那举行的第12届世界中医药大会理事会上,于福年会长把匈牙利实现中医立法的原因归纳为天时、地利、人和。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致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贺信中也提到,“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笔者非常赞同上述说法,用“天时、地利、人和”这6个字来概括匈牙利立法成功的原因,最为恰当不过。

    从天时看,一是得益于中医药日益国际化的大气候。随着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疾病谱的变化,现代医学面临更多挑战,已无法满足人类健康的需求。在WHO、世界中联、世界针联等国际组织推动下,世界各国开始把目光转向传统医学。中国医药学家首次实现诺贝尔奖突破,澳大利亚全国、加拿大三省、美国45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等地先后实现中医或针灸立法。这种国际大气候对推动匈牙利中医立法起到示范作用。二是得益于中匈两国政府相关政策的支持。本届匈牙利政府奉行“向东开放”政策,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匈牙利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欧洲国家,其中包含中医药领域的合作。双方这种政策上的相互契合,为实现中医在匈牙利立法提供了难得机遇。

    从地利看,得益于这里拥有天然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匈牙利位于喀尔巴阡山盆地,是欧洲的中心地带,连接东西欧的枢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加之拥有丰富的温泉地热资源,使其成为水草肥美的风水宝地,也让一千多年前的匈牙利游牧民族在此定居。匈牙利人自认为祖先来自遥远的东方,至今当地许多习俗与中国相近,比如姓氏在前、名字在后,这在欧洲独一无二。再比如对自然疗法的崇尚,对植物药物的大量使用等。这种与中国天然相近的文化土壤和近年兴起的“中国文化热”,使得中医药文化易于被当地民众接受和传播。

从人和看,首先得益于双方人员多年来扎扎实实的学术交流和科研合作。纵观欧洲各国中医立法之路,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一些国家提出立法已十余年,但至今未能修成正果。如比利时1999年提出针灸法案,至今未获通过。英国2002年成立相关立法工作小组,至今也无斩获。究其个中原因,虽多种多样,但根本原因还是中西两种医学体系的巨大不同。比如现任比利时卫生部长就提出,(立法)需要针灸界提供针灸疗效的科学依据[4]。正是由于西方医学界对中医缺乏正确认知,才导致中医立法困难重重。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加强双方的医学交流与科研合作,在合作中使西方医学界真正了解中医、认识中医。从前面的回顾中我们可以看到,匈牙利中医界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其次得益于匈牙利有一支专业素质过硬的中医药队伍。人们常说,疗效是海外中医药发展的硬道理。我们在海外行医,不看你文章发表多少,道理讲得多深奥,就看你临床上能不能治好病。西医临床上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咱们中医手到病除,自然让人刮目相看。举个例子,匈牙利政府内一位高官(隐私原因略去姓名)患股骨头坏死,当地西医只能采取置换人工关节的手术疗法,患者在手术日期已定的情况下,慕名找到学会会长于福年教授,寻求保守治疗的可能。于教授采用针灸和中药并用疗法,1个疗程患者症状明显减轻,3个疗程患者痊愈。如今多年过去,这位高官仍然可以驰骋球场,健步如飞。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并在民众之间口口相传。旅居匈牙利的中医医生人数虽少,但与某些国家的鱼龙混杂不同,大都是正规科班出身并有多年临床经验。他们以精湛的医术、神奇的疗效让中医在这里日益深入人心。第三,得益于匈牙利的华人中医组织团结了当地一大批热爱中医文化的杰出人士,包括政府首脑、国会议员、专家教授等。其中很多人都曾亲身体验过中医疗效的神奇,与华人医师们结下深厚的友谊。多年的学术和人文交往使他们成为铁杆中医支持者,成为推动中医立法的重要力量。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中医法案在匈牙利议会表决时的投票情况,当时中医法案在首轮投票中就以257票赞成、59票反对、1票弃权顺利通过议会表决。值得一提的是,在257赞成票中,有32票是反对党尤比克(Jobbik)投出的,可见,中医药在匈牙利整个社会中已经得到广泛认可。

2.2   中医法案应当进一步完善   匈牙利实现中医立法,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法案实施细则是在立法后将近2年时间里才讨论制定完成,最终颁布的版本是征集了多方意见、中西医两大阵营相互博弈的结果。从其内容看,尚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其一,对中医师地位的定位偏低。法案规定中医师的称谓为传统中医治疗师(Hagyományos Kínai Gyógyász),不能使用医生(Doctor)的称谓(具有医学博士学位MD.PhD者除外)。其二,本次立法未能涉及中药。中药产品进入匈牙利已有20多年历史,匈牙利东方国药集团公司作为欧盟境内唯一取得欧盟GMP认证的华人中药加工基地,其产品深受当地民众欢迎。随着2004年《欧盟传统药品法案》的颁布,中药产品进入欧盟的门槛越来越高。匈牙利作为欧盟国家,在传统药品注册程序上遵从欧盟相关法律。目前匈牙利市场上的中成药产品仍然按照食品补充剂或保健品进行注册,不能作为药物来使用。迄今为止欧盟内也只有中药制剂“地奥心血康”在荷兰注册成功[5]。中药产品要通过欧盟国家的注册难度较大,涉及在欧盟国家至少15年的使用年限、中药原理、成分鉴定、产品质量(欧盟GMP认证)、安全标准、疗效标准、巨额注册费用以及国际药品市场竞争等一系列问题。

2.3   推动中医疗法加入国家医疗保险服务体系  匈牙利实行法定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公民及持有永久居留身份者在公立医院的就医行为不需要个人承担费用,由国家医保基金支付。中医及针灸疗法不在国家医保服务体系范围,民众要获得中医针灸治疗,需要个人付费(少数保险公司与中医诊所签约承保情况除外)。匈牙利中医立法后,相关中医团体正在积极呼吁有关主管部门,要求把中医疗法纳入国家医疗保险服务体系,让民众充分享有自主选择接受西医或中医服务的权利。

2.4  要增强中医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   匈牙利中医立法细则正式实施已经2个多月了,有关立法后的正反方面效果尚在观察中。中医立法是把双刃剑,一方面保障了中医师合法行医的权利,另一方面,中医师的医疗行为也要接受法律的约束和监督。因此,增强中医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包括在中医新技术传授等国际中医药合作中增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提高中医从业人员的医疗水平、服务水准、道德素养等,显得尤为必要。在这方面,中医行业协会、尤其是以华人中医师为主体的中医行业组织应当有所作为,要主动承担起相应的职责。特别是在行业自律、继续教育、培训考核等方面,要依据中医法律尽快建立健全相应的行业规范,力争掌握专业考试考核、相关标准制定等方面的主动权和话语权,避免出现某些国家“西医的针灸师协会来考核华人中医师”的情况,配合政府完善相应的运行机制。

2.5   在推动中医现代化、国际化进程中突出“中医特色”   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并非意味着“中医要西医化”。如果一切按照西医的标准来检验中医,那无异于毁灭中医。作为在海外多年从事中医临床的工作者,笔者的体会是,中医和西医作为两种不同的医学体系,在理论上无法相互结合,但临床治疗上可以相互补充。整体观念、辨证论治、天人相应等这些中医的精髓,正是现代医学所缺少的,中医独特的理法方药也正是国外医学界所关注的。与国内中医同行愈来愈多地应用西医疗法不同,我们海外中医师在国外行医只能使用“纯中医”的诊疗方法,严格的法律规定也让我们不能使用任何西医的疗法和药物。但这并没有降低我们的临床疗效,相反,我们从众多临床治愈的病例中愈发看到中医疗效的神奇,更加增强了对祖国传统中医药的信心。

    多年海外临床实践表明,中医不但可以治病,而且可以治大病,治重病,可以解决一些西医无法解决的顽症。这正是中医药的价值所在,也是中医能够冲破层层阻力在海外实现立法的最根本原因。让我们看看在匈牙利中医法律中对针灸是怎样描述的,在有关针灸专业代码和专业活动法律条款中这样描述:“针灸疗法是一种复杂的诊断和治疗模式,它是基于古代阴阳平衡和经络运行理论,通过针刺相应穴位来保证人体能量规律性协调运行,从而达到恢复人体正常生理状态的目的[1]。”法律中没有说针灸可以提高免疫力,没有说针灸可以调整内分泌,也没有说针灸刺激可以产生内啡肽,而是完全是按照传统中医思想来阐述针灸。在我们推动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进程中,特别是在应用现代科技进行传统中医药的教育、科研和医疗活动时,要正确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努力挖掘传统中医药的优势,坚持突出“中医特色”,这才是实现中医药振兴和发展的关键所在。

2.6   呼吁中医药白皮书早日出台   在推动匈牙利中医立法过程我们体会到,目前世界各国的中医药发展现状不平衡,立法情况也不尽相同。现代医学界对传统中医学仍持有偏见,国外对中医药的认知还存在误区,对中国中医药发展现状还不够了解,各国之间中医药发展信息还不够通畅。因此,增强世界卫生组织、各国政府及医学界对中医药在中国和世界各国发展状况的了解,增强对传统中医学的认知十分必要。在中国国力日益强大、国际地位日益提高,特别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思维的新形势下,我们海外中医药同仁热切期盼一部能够客观反映中国和世界各国中医药发展状况的白皮书早日问世,希望中国中医药管理部门出面组织这项工作。这对于推动中医药国际化、促进海外中医立法、实现中医药走出去战略将具有重大意义。

 

参考文献

[1] 匈牙利人力资源部(原卫生部).匈牙利政府公告第132[Z].BUDAPEST: EMMI,42/2015.(IX. 18.).

[2] 于福年,夏林军.匈牙利中医药发展历程及前景展望[EB/OL]. [2013-11-01.].http://www.wfcms.org/menuCon/contdetail.jsp?id=5172.2013-11-01.

[3] 世界中联国际联络部.中匈中医药领域交流合作情况[EB/OL].2015-10-20].wx.3023.com/view/2312803758.html.2015-10-20.

[4] 史靖洪.针灸受当地民众欢迎比利时中医盼早日合法化[EB/OL]. [2015-10-09].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1009/c157278-27678946.html.

[5] 蒋永光.欧盟禁令非瑞士中药末日[EB/OL]. [2015-09-30].http://www.cntcm.com.cn/2015-09/30/content_7473.htm.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