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大讲堂
Application Case

富裕小国拥抱神奇中医 ——瑞士中医药概况

作者:靳丽霞  发布于:2017-7-2 0:00:00  点击量:490

大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餐,中医也一样,有中国人的地方基本就会有中医。中医既然可以飘洋过海到美洲、大洋洲,也一样会飘落在欧洲阿尔卑斯山脉,飘落在小小的山地国家——瑞士。


1 坦诚的瑞士人对中医敞开胸怀

谁是历史上第一位在瑞士用中医治病的,恐怕已经无从考究。

1989年,时任北京广安门中医院针灸科主任的田从豁教授,应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邀请来到瑞士,治疗一位被西医判了“死刑”的大咳血患者。田教授很快用中医的方法控制了出血,并取得非常好的治疗效果。据说这个患者是个国会议员之类的名人,所以瑞士报纸做了追踪报道,在当时社会引起了轰动。这是否是中医正式叩响瑞士国门的第一声已无从考据,但可以肯定,这是铿锵有力的一声。

1995年瑞士东北部一家咨询公司投书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寻求合作。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陈佑邦司长出面进行了访问会谈,于1996年夏天在瑞士东北部圣加伦(St.Gallen)州的小镇巴德拉嘎兹(Bad Ragaz)建立了第一个由中国官方支持和选派专家医生的中医诊疗中心。陈佑邦任第1任医疗中心主任,与上海的两位专家一起在这个四面环山、拥有天然温泉和高尔夫球场的小镇上,开始了传播中医、造福当地人民的工作。这可以说是中医以官方面孔正式走入瑞士的第一步。

出于对中国医学五千年久存神秘感的好奇,瑞士人一开始就把中医当作现代医学的替代疗法而全方位接纳,求真务实的民族风格与中医疗效的立竿见影很快融合。

中医卓越的诊疗效果,为瑞士这家咨询公司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加之投资小,精明的瑞士人从中看到了勃勃的商机。但此时咨询公司内部股东发生了意见分歧,另一股东遂另起炉灶,组建新的公司,专以经营中医诊所连锁店为业务。

瑞士虽是一个非移民国家,但联邦政府非常重视对不同学科紧缺人才的引进,每个州每年都有不同配额的移民数。中医作为引进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末是受到联邦移民配额优惠的,中医诊疗中心的中国医生可以直接取得工作许可。1996-2003年,可谓中医在瑞士发展的蓬勃时期,几家瑞士人为主的公司与中国官方或公立医院合作,先后在瑞士各地建立了连锁分店,医生均来自国内医院,并在瑞士当地雇佣了久居瑞士的中国大陆人员或台湾同胞作为医生的医疗翻译。每个诊疗中心一般有2~3位中国中医师,每日接待患者3040人。许多中心每年收入接近100万瑞郎。此后,由西医家庭医生或私人雇佣中国医生开设的中医门诊或诊所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成长起来。时至今日,正式登记的中医诊所已经超过1500家。


2 得天独厚的保险制度和规范的登记制度

瑞士作为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富裕国家,其管理体制有许多令全球借鉴之处。瑞士的医疗保险制度可谓得天独厚,非常完善,大大小小的医疗保险公司提供基础保险和附加保险。所谓基础保险即是所有在瑞士居住的人,国家强制必须加入的保险,以保证患病时的基本医疗检查和治疗;附加保险则是居民根据个人条件自由加入的保险。一般西医的检查和治疗由基础保险支付,中医和其他自然疗法(甚至包括气功和营养膳食)归入附加保险。医疗保险制度为中医在瑞士的兴起和蓬勃发展提供了坚强的资金保障。这在全球范围内至今也极为少见,换言之,它解决了中医的生存大事。

由于针灸的确切疗效,得到瑞士公民的普遍认可,2012年全国公民投票,将包括中医针灸治疗在内的5种自然疗法归入基础保险,目的是让没有附加保险的居民也能享受到针灸治疗。遗憾的是能通过基础保险报销针灸治疗费的,仅为学习过针灸治疗的西医执业医师,中国中医师的针灸治疗仍归入附加保险,而许多公民并不了解真相。虽然这一举措对中国中医师没有直接利益,但从另一个角度也反映了公民和联邦对针灸的认可度。

与保险制度相应,瑞士的医疗体系分为2类:西医(或者说现代医学)和自然疗法。西医执业者通常要经过国家考试取得行医资格;自然疗法治疗师则要通过各州的考试,方可开业,每个州的政策也不尽相同。而自然疗法治疗师的治疗如要取得保险公司的认可报销,需在有关登记部门认证登记取得编号,方可纳入保险公司的报销范围内。最大的两个登记部门为EMR(Erfahrungsmedizin Register,经验医学登记)ASCA(Schweizerische Stiftung für Komplementaermedizin,瑞士补充医学基金会)EMR在德语区,ASCA在法语区,这两个部门各与大部分疾病保险公司合作,治疗师的学历、学时证明等需经过他们的认证方可纳入保险公司的报销系统。此外,治疗师每年需要35学时的继续教育课程才能在保险公司的报销系统延续,继续教育学时的认证也同样归属此两机构,仅有个别医疗保险公司实施自己的认证体系。

中国中医师在进入瑞士之前,这样的认证机构即存在,说明中医在1996年官方进入瑞士之前已有瑞士人在作针灸。中国中医师在未考取行医资格单独开业之前,在连锁店和私人诊疗中心行医,一般要有西医医师的监护,以避免医疗责任事故和纠纷。


3 特殊的全科医生

与国内越来越多针灸科已经逐渐并入理疗科,以及与英国针灸仅作为中药搭配或赠送的方式不同,中医针灸医师在瑞士反而真正发挥着全科医生的作用。由于在瑞士中医师没有使用西医疗法的权利,加之中药必须由药店给出,所以只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传统中医的优势,将针灸推拿运用得淋漓尽致,恰恰恢复了中医学“一针二灸三药”的原本状态。

对于日益反对和厌恶化学药品,崇尚自然的瑞士人而言,中医师已经成为他们的第2类“家庭医生”。许多患者治疗有效后往往全体家庭成员都来治疗,或者一有病症首先考虑是否可以用针灸治疗。瑞士的针灸所治疗的病种涉及内、外、妇、儿、五官、骨伤、皮肤各科,常见病种为各种痛症,运动损伤,过敏性疾病,风湿和类风湿关节炎,抑郁症,失眠,消化系统疾病(如慢性胃炎、胆汁反流性胃炎、肠易激综合征、克隆氏病等),皮肤病(如湿疹、神经性皮炎、银屑病、荨麻疹等),妇科病(如月经不调、子宫肌瘤,更年期综合征、不孕、产后抑郁、缺乳等),甚至疑难病症如多发性硬化、帕金森氏症、肿瘤等等。

与瑞士民众对中医接纳和欢迎的态度有所不同,众多瑞士家庭医生对中医针灸起初持抵触和怀疑态度,一方面因为不了解,另一方面因为竞争带来的冲击。但随着患者日渐增多的良性反馈,部分家庭医生开始主动给中国医生转诊患者,甚至自己亲自来治疗。除家庭医生外,心理医生、牙医、兽医、助产士和其它治疗师也常常介绍患者前来治疗。


4 严格的中药管理

无论中药西药,瑞士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械前,都须经过专门机构Swissmedica的检验。由于检验费用极高,一般个人很难支付,另一方面瑞士许多州规定,只有药店可以经营药品,所以在瑞士的中医师没有权力自行进药。现在最大的4家中药店分别为:Complemedis(位于索罗图恩州,Solothurn),经营台湾顺天堂的中药粉剂Noyer(位于首都伯尔尼,Bern),经营来源于比利时的中药滴剂;Lian(位于苏黎世州),经营中药粉剂;Kündig Apotheke(位于圣加伦州巴德拉嘎兹,Bad Ragaz),既往经营中国江阴天江制药厂的中药颗粒剂,现在改为广东一方的产品ComplemedisLian是以中药为主,其他两个是兼营药店。Noyer药店是老字号家庭企业,现在已是第3代。目前这几家药店均以单味药为主,没有中成药,或者说中成药尚未经过Swissmedica的检验,所以不能经营,但他们有部分经方、成方药。通常是中医师开了处方,传真给药店,药店配好药,直接寄给患者。既往寄药需23天,现在患者基本第2天可以拿到药。

虽然这样的模式给中医师临床用药带来不便,但从另一角度讲,对中医师是一种保护,无形中避免了药事纠纷,最重要的是避免了中药的滥用,对中药的安全使用也是一种保护。可以说瑞士人以他们特有的“狭隘”限制了中医师从中药经营中盈利,但同时他们也用他们特有的“慎重”让中药应用在规范中缓步前行。


5 起步中的中医教育

瑞士的基本教育体系是小学6年,初中23年,高中3年。部分州成绩好的学生小学毕业后可以考高中预科,2年后直接进入高中4年的学习。在初中阶段,可以有2次机会参加州立高中的考试,即初中2年级结束后或3年级结束后,也可以初中毕业后进入职业学校。大学一般本科3年,硕士研究生2年,博士研究生23年。目前所有的大学尚无中医专业,但中医针灸学校或者说自然疗法学校有10来所。专门的中医针灸按摩学校仅23所,其他自然疗法学校亦开设中医针灸课程。唯一的1所田氏中医学院是有中国中医教育背景的中医师建立的,但目前只教授中药和方剂学。其他学校均由瑞士人创建,师资是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学习过中医的人员,也有部分中国中医师在学校任教,主要课程为中医基础理论课、针灸、按摩或气功,部分学校设伤寒和温病课程,学制34年,大部分以周末或业余时间授课为主。中医基础理论课时300学时左右,针灸300学时,实习时间600学时。经过考试毕业后,大多自己开业。从师资力量和学时数来讲,这样的中医教育确实是初级起步阶段。还有12所学校以中医继续教育课程为主,目的是满足中医医师和治疗师每年要求的35个继续教育学时。


6 专业协会和中国医生自己的学术团体

自然疗法中最早的专业协会是有30多年历史的自然疗法医生协会(Naturaerzte Vereinigung der Schweiz,简称NVS),许多从事中医针灸的人员也加入其内。另一个是瑞士职业中医者联盟(Schweizerische Berufsorganization für Traditionelle Chinesische Medizin,简称SBO),成立于1996年,拥有会员1300余名。瑞士西医医生学习中医针灸者亦有1个学术团体称ASA(Assoziation Aerztegesellschaften für Akupunktur und Chinesische Medizin ASA)。这些组织的负责人均为瑞士本地人。

1996年后,来瑞士工作的中国中医师逐步增多,部分中国医生亦取得独立开业的许可,客观上需要有1个中国医生自己的团体,以便形成中国医生自己的群体实力与当地官方机构交流对话,并与国内外的同仁交流协作。在中国驻瑞士大使馆领事部的建议和支持下,经过6个多月的筹备,于200811月在瑞士著名的温泉疗养院Bad Zurzach成立了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曾任北京针灸骨伤学院院长后接任Bad Ragaz中医诊疗中心主任的吴学章教授任第1任会长,田德禄教授任名誉会长。

学会会员要求必须是中国中医院校或西医院校毕业,有3年以上瑞士临床工作经验的中医医师,以保证学会的学术和专业质量。吴学章会长在成立大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阐明学会是中国中医师在异国他乡的大家庭,是中医师的学术交流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大家共同提高专业技术水平,也是沟通上下,联系国内外其他机构和团体的桥梁。

只可惜吴教授在学会成立月余后即因突发心梗而离世。彼时学会经历了几近夭折的厄运。现任会长叶成源教授在危难中接任(叶成源会长系金针传人叶心清大师的幼女,家学渊源),带领领事会成员精诚合作、忘我奉献,才使学会跨过荆棘,日趋壮大。学会现拥有会员近70名,在瑞士华人社团中是鲜有的正规学术团体,20159月正式成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的团体会员。

学会每年邀请瑞士境内外知名专家举办45次中医学术讲座和继续教育课程,并组织会员周末旅游登山。瑞士华人中医学会作为瑞士中医师唯一的学术团体,已经以一个独立而具影响力的行业组织与联邦政府相关机构建立起互助互信的纽带关系,并将为中医事业在瑞士的健康发展,发挥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


7 横生的杂草带来隐忧

随着民众对传统中医的需求增加,2003年以后,瑞士各州政府也相应放宽了政策,对中医诊所的审批日渐宽松,加之部分商人对利益的追求,致使中医诊所开始“膨胀”和混乱。

目前在瑞士的中医从业人员早已不局限于从中国来的临床医师,众多的非专业人员在当地完成一定的课时后,也可申请开业。目前瑞士中医从业人员大体有以下3类:(1)中国的医师。这批医生基本上是受过中国正规中医院校系统高等教育及专业培训后,从事临床工作多年者,他们也是目前瑞士中医实践群体的主流。(2)当地西学中者。这批医生多数是当地家庭医生或专科医师,经过一定的中医学时(约300学时)后再从事中医者。(3)非医学专业人员。这些人既往无医学或医学相关专业教育经历,仅在当地参加相关中医课程,完成一定的课时并申请获准后从事中医者。

以上3类从业人员,由于教育资质悬殊、临床经验迥异,虽然均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但在疗效和医德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而患者及保险公司,由于无法详细鉴别,当非专业人员在治疗方面出现问题或者疗效屡屡不能令人满意时,往往直接问责中医,严重影响到中医在整个瑞士的声誉和形象,甚至给瑞士人民的健康带来隐忧。最遗憾者,上述第1类和第3类人员在登记机构和保险公司认证系统内属于同等身份,均以附加保险支付。

20036月瑞士联邦颁布了外国人员入境限制法律,既往可以取得连续延签的工作许可受到限制,尤其在德语区范围,此后应邀来瑞士工作中医师只能得到2年签的工作许可,2年后必须回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国中医师的入境。许多连锁店则将目光投向欧盟,自2007年后许多欧盟和英国的人员进入瑞士中医连锁店,一部分已取得欧盟国籍或英国国籍的人员可以直接拿到5年签的居留证,当然这些人员中不乏正规中医学历的中国中医师。

与此同时,一批曾在中医连锁店做翻译或其他工作的已取得长期居留身份的中国大陆人员及台湾同胞,不少也取得中医教育文凭得以开业,这些人员或自己行医,或雇佣已在瑞士行医的中医师开起连锁店,多者达1516家。而许多从中国或欧盟来的中医师由于语言和身份问题不得自行开业,只能受雇于人。可以说中医在瑞士经过发展壮大阶段,自2009年以来进入混乱阶段,这种混乱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7.1 经营模式及经营者混乱  私人经营私人行医者,私人经营雇人行医者,私人经营连锁店者并存。

7.2 从业人员混乱  如上所述,部分翻译人员、家庭主妇、既往无业者均在短时间内摇身变为中医师,大讲特讲中医之辞,大行特行中医之道,不懂装懂,自欺欺人。

7.3 学历证明混乱  持有各类中医学校教育的文凭琳琅满目,甚至不惜造假。比如没有中医本科教育背景,却能拥有中医硕士博士文凭。为此,20083EMR负责人员曾特地致信中国驻瑞士大使馆询问中国中医教育学历事宜。受大使馆教育处委托,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和教育处官员一起于2008318日在EMR总部为其详细介绍了中国基本教育体系和中医教育体系。虽然为EMR的认证工作提供了一些参考,但对于国内来的假学历仍无能为力。

7.4 管理混乱  主要发生在私人经营的诊所和连锁店内。由于许多中医师语言障碍,不了解当地法规政策,不仅工作中听任翻译和老板的指令,生活中也受到诸多限制,曾经有受聘来的中医师业余时间访客都要通报;部分雇主不按联邦规定给工作人员支付应有的保险,不按规定交税,不按法定给予休假日,超时工作,克扣工资,甚至不予行医登记等。加之部分雇主和翻译素质欠佳,仰仗已有的身份压制中医师,造成工作关系紧张,出现中医师殴打翻译、中医师精神分裂、抑郁等恶性事件发生。

7.5 竞争手段混乱  个别经营者急功近利,以套现捞取患者医疗附加保险为目的,要求医者延长疗程;滥发宣传广告,夸大疗效,甚至为吸引患者,免费、优惠治疗,低价竞争,扰乱市场。


8 希望的曙光

2012年以来,瑞士中医进入萎靡阶段,门诊量普遍下降,许多诊所处于勉强维持状态,一些商人经营者开始转卖诊所、连锁店。相反,一些早期来到瑞士的中国中医师在取得长久居留身份后,陆续自己开业,以业医者的身份和态度经营自己的诊所,求真务实,稳步前行,这些中医有望带动中医在瑞士的再次复兴。

瑞士联邦政府也意识到了这种混乱局面和势态,在放开市场的同时,希望通过自由竞争、优胜劣汰来控制市场,另一方面,于2015年夏,瑞士通过了联邦职业疗法技师考核制度。这个项目自2008年启动,由几家自然疗法协会组建了专门机构,目的是通过考试制度,让部分自然疗法成为拥有联邦认可文凭的职业,目前仅有4个文凭,包括顺势疗法、欧洲经典自然疗法、中医针灸按摩和印度自然疗法。虽然这项考试远远低于中国的中医大学的水平,文凭也只是职业技师,而且以本地语言为考试语言,但从另一方面讲,能将中医针灸归入联邦认可的行业有积极意义。

面对联邦考试制度这个敏感议题,瑞士华人中医药学会自2013年起多方努力,为中国中医医生是否有必要参加考试,中国中医师的学历认可之事四处奔走。20158月,在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科技处前任参赞叶建忠先生的帮助和参与下,学会负责人和瑞士联邦教育科技创新署的负责人以及负责中医考试的协会负责人进行了四方会谈,第1次将中国中医师的教育背景呈现给瑞士联邦官员,使中国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师的文凭第1次引起联邦官员的关注,为中医在瑞士的健康发展以及争取中国中医师的正确地位走出关键的又一步。

中医在瑞士的发展虽然起步较晚,但一如在其他国家一样,经历了萌生、蓬勃、壮大的进程,由于种种原因尤其纯商业利益的介入,不可避免地经历着混乱、萎靡、萧条的阶段。但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终会迎来辉煌灿烂的未来。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中医药导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730号